马拉松“一姐”李芷萱 在等待奥运中成长

马拉松“一姐”李芷萱 在等待奥运中成长
记者|乔启迪  北京时间2020年9月12日,中国马拉松运动员李芷萱在上海的一场玩票性质的挑战赛中,用时1小时14分钟完成了半马。  这个成绩比李芷萱自己预期的要好,因为一天之前她才刚从丽江高原回到上海,还没调整好身体状态。  有同去参加挑战赛的跑者赛后调侃自己,原本想跟着“一姐”蹭500米镜头,没想到直接被套了圈。  在一众演艺圈明星中,李芷萱是目前斯凯奇中国区代言人阵容里唯一一位专业运动员。  斯凯奇早期主打外观复古时尚风格的休闲运动鞋,并未在竞争激烈的专业运动市场继续挖潜。眼看马拉松赛事日渐火爆,斯凯奇开始在中国市场试水专业运动。  数月前,李芷萱发了一篇比赛鞋测评。  从她的配图上看,那双鞋的鞋头是被泥水浸泡过后又反复洗刷的痕迹,鞋底也已经起了毛边。  有人在帖子下面评论,你这样的运动员,也要把一双鞋穿成这样么?  李芷萱回复道,鞋做出来都是一样的,但是穿久了你会发现,每个人的鞋子形态又不一样,它是根据你的脚型,你跑的量,强度,去做细节上的改变,不停的磨合磨合,最终就会有一双很舒服很舒服的鞋。  作为中国马拉松一姐,李芷萱与跑鞋磨合的过程,也正是她不断适应各种变化的过程。  刚开始练习长跑,李芷萱的主项是5000米,她曾在2017年全国田径锦标赛上获得5000米项目冠军。  转项的契机发生在七年前——2013年,李芷萱入选国家青年集训队,认识了时任教练李国强。2015年,李芷萱跟随外教集训后遭遇成绩滑坡,便找到李国强教练表示希望跟随他训练。  但由于注册地内蒙队拒不放人,李芷萱的上海之行受阻。最终,2018年,那场纷争以内蒙将她开除收尾,李国强教练把她留了下来,带着她逐渐转项马拉松。  不再是体制内运动员,李芷萱的身份也发生转变,而她必须适应第二个“磨合”过程。脱离体制的李芷萱曾被教练形容为“流浪儿”,除了损失一笔数额不小的退役费外,她能够参加的赛事也受到一定限制。  这一时期,上海体院、易居马拉松俱乐部和斯凯奇出手相助,为她提供生活和训练装备的保障。  几年相处下来,李芷萱几乎完全将信任托付给教练。采访中被问及是否有希望跑进225,李芷萱笑答:“教练觉得有希望,我就有希望。”  这个来自内蒙的北方姑娘很喜欢上海,在云南高原拉练的时候,她已经惦记着回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吃好吃的。  李芷萱与教练李国强在直播中对谈。平时,李国强教练除了负责运动员们的训练外,还负责他们的一日三餐,每天变着花样做菜。李芷萱说,她最爱吃教练做的酒酿圆子。  长年累月训练、比赛,李芷萱学会了如何与伤病相处。她在回复评论时写道,“我的脚真的很容易磨,很容易受伤,脚后跟的骨头增生,脚里面骨头也增生,所以我不舍得丢这双鞋。”  除了把鞋穿到最舒适的状态,李芷萱在心态上也逐渐与伤病磨合。  事实上,最开始困扰她的伤病是胫骨骨膜炎,后来逐渐增生变厚,当时她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,但她后来转念一想,自己的骨头比别人更厚更硬,岂不是比别人更厉害了?  2019年3月日本名古屋女子马拉松,李芷萱跑出2小时26分15秒的成绩,首次突破230大关,并创造近4年中国马拉松女子最好成绩。同年举行的上海马拉松,她排名国内女子第一。  李芷萱说,今年冬天自己的状态特别好。但现在,由于各项赛事恢复没有定音,她实际上一直处于充满未知的赛前训练状态。  预想即将恢复的赛事,李芷萱觉得有点忐忑,还有点期待,因为她渴望通过一场马拉松比赛来验证自己的状态。  未来,依然有未知挑战等着李芷萱。  按照原计划,东京奥运马拉松选拔赛应在2020年3月于重庆举行。只有拿到前三并达标东京奥运会,李芷萱才能百分百达到报名东京奥运会的资格。  目前,因疫情改期的选拔赛尚未定下复赛时间,而李芷萱即使顺利拿到奥运参赛资格,还有代表资格的问题需要处理,最终能否进军奥运,还存在诸多变数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